2016-08-11

我要夾娃娃



「為何有世界存在,而不是什麼東西都沒有」是人生最有趣的問題之一。

今天早上悠閒地在Cafe裡吃早餐、閱讀這本書,對哲學認識尚淺的我在這本書中讀到,原來諾齊克等人早就有「豐富原則」的這種主張(我之前對諾齊克的認識只有《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也就是所有可能即你想的到的世界都存在。

對於寫詩的個人來說,我也曾有過想像力能想到的東西都必然已經存在(於宇宙某處或其他宇宙)或者將來會存在,這樣的想法,當然這不僅是浪漫的情愫。試想,如果我們是某個神或某個宇宙準則創造下的產物,我們如何能夠思考出超越這準則或說神所能想到的東西?因此那些天馬行空的想像都是可能/應該要存在(或有個我們不明的更大準則所允許的),現在知道了諾齊克等人的豐富原則使我覺得自己有這種想法並不算荒謬,畢竟,若依照豐富原則或多重宇宙的觀念來看,它們就必然會存在。

有時我偶爾也覺得假設有個上帝或說有某個第一個人在做實驗時不小心造成了一場大霹靂因而創造了宇宙,這種解釋輕鬆多了。當然,那個第一個人是怎麼來的,大家都會如此質疑上帝假說,這樣宇宙起源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但事實上,仔細思考,我們運用科學來尋找最終定理試圖合理化這宇宙的一切,也是終究無法說明那個最初的泡沫(如果有)是如何自無中生有的(如果量子真空是那個無我們也要問那個最初狀態是如何存在的),然後從它誕生了令人眼花撩亂的宇宙萬物,包括地球上種種生命甚至是有主觀意識的個體,是的,也許我們用科學方法就不需要一個上帝假說,但假設有個上帝來創造了所有一切,其實只在其中多加了一道手續,因為假設有個造物者或上帝也同樣可以說我們不需要一個造物者的造物者假說。上帝是從哪裡來的,或說那調皮地做實驗的第一人是從哪來的,就留給上帝與那第一人思考,這豈不更簡單呢(思考一個人或神從何而來似乎要比思考無數的宇宙萬物從何而來還簡單呵)。

胡思亂想了一番,接著我倒是意外的得到了一個也算不錯的解答。

「你覺得呢,世界為何存在,而不是沒有東西?」我問旁邊的孩子。
「我要夾娃娃」他望著窗外街道對面的夾娃娃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