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9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柳樂優彌與是枝裕和



20170729  暫記

是枝裕和的《我在拍電影時思考的事》一書,自述記錄他工作拍攝、構思各個作品時的過程與思考,抱著好奇的心態買來,閱讀後很喜歡。一開始主要是因為想進ㄧ步了解他在製作《誰も知らない - nobody knows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2004年)這部電影時的種種,我很喜歡這部電影,這是一部劇中沒任何角色掉一滴眼淚卻讓我心碎的電影,世界上有這部電影(而且我很幸運看到)真是美好的事。

電影以輕描淡寫的手法敘述,看完卻讓人心情久久無法平復,對我來說,柳樂優彌在劇中的角色似乎就此停留、被囚困於那個時空中,以至於我後來必須再找他演的充滿陽光的星星少年(雖然主角小川哲夢最後出意外了)才能將那個少年柳樂優彌從時空裡的那個黑暗深淵拯救出來。



從是枝導演書中得知當導演於1988知道東京巢鴨兒童棄養事件後就開始構思劇本打算作為他的第一部作品(那時他才二十歲左右),不過後來遇到一些事情導致這個計畫一直無法實現,後來他陸續拍了一些紀錄片與電影,直到2002年他才又因陰錯陽差而有機會開始利用是枝計畫實現拍攝《無人知曉》電影的願望。


我個人覺得這個將近十五年的耽擱結果是好的(是枝先生在書中似乎也這麼認為),是枝裕和在書中提到其實1989一開始寫的劇本加了許多少年(福島明)的內心獨白,片名原本叫《美好星期天》,想要以少年留於超商塗鴉的一連串的美好日記的虛構謊言(將殘酷生活說成美好家庭日常)來串起整個故事,後來又一度改成《只要等我長大》,最後才漸漸改為以旁觀者的敘事方式,並不做善惡詮釋批判,同時以半即興的方式來拍攝與發展對白、劇本。

如果讀者讀過是枝書中第五章、拍攝無人知曉的過程之前的章節,很容易可以看出過去拍攝記錄片與其他電視電影的過程對他的理念的形塑的影響,包括於《這麼遠‧‧‧,那麼近》裡實驗的給予演員間不對等資訊的拍攝方式,在《下一站,天國》中的冷硬方式的處理,我覺得因為有這些自我辯證的過程,等到終於盼到可以拍攝無人知曉時,一切可以說是已經是水到渠成,又剛好遇到了柳樂優彌這當時是枝ㄧ眼就決定要用這個素人少年的天賜的機遇,在1989年最初劇本完成的隔年優彌可是才剛出生在地球上呵。

關於柳樂優彌,初次演電影就以該劇得到2004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同時是史上最年輕影帝14歲,或許多少因為拍攝時是枝的引導帶點幸運的成分,不過當時他的個人特質的確是很討人喜愛,在劇中的表現也讓人印象深刻。頂者如此年輕影帝的壓力讓柳樂優彌後來的演藝之路變得反而起伏不定充滿波折,是否是少年得志大不幸(有些人這樣認為)個人倒是抱持保留的看法,雖然他ㄧ度似乎迷失了方向,不過經過十二年他終於回來了,他以《失序男孩》得到了2016橫濱電影節與旬報兩個最佳男主角獎,我想這應該是他多年以來想得到的對自己演技真正的肯定吧,他還算年輕啊現在。他在受獎的典禮上有感而落淚,感覺像是多年積鬱心中的壓力終於得以釋放了。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雖改編自真實事件,但並非完全將事件原封不動地搬演,是枝裕和用自己的方式改編腳本,真實的事件更殘酷,但是淡化後的劇情卻讓人更深刻地感受到事件中的角色們所處的世界的殘酷,以及,是枝裕和說的,他想表現是否有那種可能,事件中的小朋友(至少)曾有過那個一個小小的,在心理是豐足的世界。
我認為在電影中是有表現出來的,在外人認為那個幾位被棄養的小朋友是處在殘酷地獄的,在那個從一開始搬入,角色們充滿對新生活的渴望的,各種生活雜物皆被用心整理定位,到最後男孩福島明察覺媽媽可能不會再回來後開始有些自暴自棄,所有事物開始崩潰渙散,那個分不出是生活用品還是垃圾隨處丟置,髒亂並發出臭味的小公寓。在他們常去取水的公園,常走過的那些階梯,在福島明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代替缺席的小孩跟其他小朋友們一起進行比賽的棒球場上,在鋪滿水泥仍長出小花的工地。(也因此襯托出現實的殘酷更令人心碎。)


我後來又找了記錄枝裕和拍攝《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的影片,雖然沒有字幕,但影片播到似乎是在晚上拍攝完公園的最後一個場景,影片殺青(?),柳樂優彌也曾激動的哭了,那個在影片中必須堅強地不掉一滴眼淚的福島明,具有一樣的善感的特質。



我也很喜歡Nobody Knows的電影配樂和主題曲(插入曲)〈宝石〉,所以還分別從日雅拍及日本Amazon買了電影配樂 OST,以及演唱主題曲的楯隆子(Tate Takako)的專輯《そら》(天空),還好我有買她的專輯,配樂OST中只有配樂而已,沒有放主題曲。(楯隆子在電影中飾演超商女店員)


〈宝石〉用來當Nobody Knows的主題曲我覺得非常地契合,深受感動,當歌曲唱到「天使是否會回頭再看我一眼,是否會在我心中淋浴⋯⋯」時讓人又不禁熱淚盈眶。







20170808


去買防蚊液準備結帳時,小朋友突然跑過來拿了一盒草莓巧克力飛快地說:「這是在無……裡的巧克力。」後來又重覆說了兩遍我終於聽懂了他說的是電影《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裡的小雪喜歡吃的阿波羅巧克力啊。我說對耶,然後他接著問我:「那可不可以買」邊說邊把巧克力放上櫃臺,我說好啊,小隻的緊接著又放上一盒:「兩盒可以嗎?」



我已經變成柳樂優彌與是枝裕和的粉絲了。
其實柳樂優彌自己的故事也很勵志。
柳樂優彌已經回來了,是枝導演,趕快向優彌再次提出Offer吧,希望看到你們兩個再次合作。
讀了是枝裕和的那兩本散文後很認同他的許多看法,欽佩他於書中很直率的表達自己的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