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3

螢火蟲之墓



我如此蜷縮試圖拱起
漸次凋萎的空間
記憶莫非是唯一懸著的絲
拼湊風景的嶙峋骸骨,頑強
拍擊我冷淡心肌

割除聲帶的河寂然
傾斜的鞦韆火裡顫慄
聽吶!璀璨的花開了又落
驚矍鼓動著翅

而草原無私以必然之綠
拓印我憂戚的靈魂使我下沉
再下沉啊,溫柔
莊嚴地
撫觸黑暗的髮茨

或許我會忘記,那樣的姿態
你把傘擱置處便是我們的家
節子,別讓淚掉下
我把笑聲擲回糖果罐裡搖響

搖響早夭的跫音
使一朵雲徘徊
停為安祥的眼翳。你看
此刻我設想著飛便飛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