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7

《玉山魂》/尋找生命最初的悸動

最接近詩意的語言,
值得一再被傳說的故事……






《玉山魂》以第三人稱敘述一位名叫烏瑪斯的布農族少年與其部落的成長之路,小說並沒營造什麼曲折離奇的情節,有的是人與山林、鳥獸、精靈、食物等大自然的共存如同祈求小米豐收的八部合音那般和諧,壯闊地迴盪於天地之間,此外,作者霍斯陸曼‧伐伐,或者說書中布農族的人們交談著如詩般的語言令人著迷,如:

「好了,不要讓嘴巴比手腳還要勤勞,那是奔向惡靈的行為。你趕快去吧!」、「床鋪是一攤骯髒的死水,愛睡覺的人就像掉落其中的落葉,很容易腐爛。」、「這是我在一個讓我走了三個太陽和月亮的部落聽到的,」……

小說故事雖然有時序,但其實把它拆開來當散文欣賞也是可以的,每一篇都可以當作一個獨立的小故事。一開始閱讀此書的時候或許會被突然如大水湧來的布農族語言以及註解嚇到,它像是一條蟒蛇擋住你進入山林狩獵的小徑,但慢慢的克服這種恐懼之後便會察覺其實這些東西並不會對閱讀造成什麼阻礙,甚至有時候你可以繞過它,稍後再回過頭來面對,總之千萬不要因此而卻步,否則將錯會過山裡的豐饒。這種障礙就像是小說中的少年必經的拔門牙儀式,一旦跨過就代表你能夠面對將來任何艱困的試煉和挑戰。 (雖然這種儀式令人膽戰心驚)

在〈綁茅草結的季節〉一章,也是小說就快接近節尾聲,烏瑪斯和他的女人阿布絲的交談:
「我們真的有孩子了嗎?我們有能力撫養嗎?我們可以讓他活得很快樂嗎?」阿布絲知道未來的日子並不是依著自己的想法進行。
「妳在這片山林看過因飢餓而死亡的族人嗎?放心,這片土地會養活我們的孩子,而且會一直養活我們的孩子的孩子的孩子……只要它還在。」烏瑪斯望著綿延不斷的大山。

隱約與作者的〈代自序〉對話,也是作者寫該小說的主要動機。代自序提到作者某年到台東的中途於天池停車場休息時,在公路局的兩層大樓前廣場遇到了一位布農族的達瑪,達瑪訴說自己年輕時經常跟著長輩在這裡狩獵,如今一切都變了,達瑪甚至一度要懷疑自己的歲月是否真的存在過:

「我曾經在這個獵場射殺過一隻山鹿。大概在就那裡!那裡原本有一塊古老又巨大的石頭,聰明的山鹿繞過石頭準備擾亂我的視線,在牠消失之前,我邊跑邊瞄準,一槍就命中前腳後方三手指寬的心臟……」
「不懂山林不懂狩獵的人竟然在屬於山鹿的獸徑上蓋起了大樓……所有屬於年輕時代的腳印和記憶彷彿都是一場場發生在黑裡最黑的深夜的夢……」




MIHUMISAN! (書中學來的布農族祝福語,好好活下去的意思)




去年去看文學展的傳單。


延伸閱讀: 永遠的玉山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