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9

飛星流年 (Barnard's Star and 61 Cyg)

7/27

今夜也是滿天星呢。

流年飛星,這裡指的不是算命的用語。是真的在天上移動的飛快的(相對於我們的太陽),我們所稱的「自行」很快的恆星。
去年9月曾經用P75想紀錄一下61Cyg這對雙星(每年的自行約有5秒距離)剛好經過一顆背景星 TYC-3168-0590-1,不過那時背景星淹沒在雙星的光輝之中很難分辨。今年使用C6 + Astrotracer 的設置來紀錄看看,終於可以輕鬆地分出背景星(一年的移動也是幫助很多)。


幾年後再與今日比較,一定可以感覺到什麼叫做「飛星」呵。


今天的透明度不錯,剛入夜不久約八點半的SQM就有19.4



使用尋星鏡從天鵝座的尾巴那顆天津四(是組成夏季大三角的其中一顆)向東南移動約8度的距離,很快地就可以看到61 Cyg這對雙星。也可以Nu Cyg (ν Cyg)或 Xi Cyg其中一顆為跳板,以尋星鏡的視野作兩步移到61 Cyg。


K-3II Astrotracer 5~10秒 共疊8張,差不多共60秒。PIT調整。



61 Cyg的自行,2016年與2026年的 61 Cyg與背景星 TYC 3168-0590-1的相對位置。




接著要記錄另一顆飛星,科幻迷應該不陌生,巴納德星 Barnard's Star ,距離我們約六光年,是除了半人馬座 alpha的三合星之外距離我們太陽最近的恆星。(半人馬座 alpha,距離我們約4.3光年,也是許多人注目的焦點,前陣子霍金才宣布要支持一個計劃,想要使用帶光帆的無人小探測船,利用雷射將其加速到光速的20%,前往半人馬座 alpha 探測,估計約20年就可到達。)

巴納德的自行是全天最快的恆星,每年約10.3秒,所以又有Runaway Star (逃跑之星),可說是落跑星的俗稱。

巴納德星並不難找,在有小光害的郊山如這裡,接近午夜時分,蛇夫座頭部及肩部幾顆從二等到四等多的星連成的輪廓非常明顯,高掛在西偏南方上空約四十度左右。以尋星鏡瞄準 67 Oph ,那麽 66 Oph 及 巴納德星都會在尋星鏡的視野裡。



我使用的十字目鏡(從高橋尋星鏡拆下來改裝的)剛好得到與相機差不多的視角(1.4度左右),正好可以把66 Oph這顆亮星與Barnard's Star放在一起。巴納德星是一顆紅矮星,顏色看起來有點橘黃色(應該不容易看到顏色,可能是先前在腦裡灌輸的概念><),不難找,使用目鏡尋找,將66 Oph移到視野的東側,在西北邊會有三顆星形成一個小三角形的形狀,細看,有顆橘黃色的星就在三角形所指的前方,那就是巴納德星。

另外一個可供辨識參考的是巴納德星與66 Oph中間的距離有一個較暗星形成的小勺子的形狀(令人聯想到小熊座的勺子,樣子有點像),三者也成一較大的三角形的分佈。


Astrotracer 10sec




也用目視繪圖紀錄一下。



關於巴納德與61 Cyg更詳細的說明,可參考Sky & Telescope 的 ‘On the Move with Barnard’s Star and 61 Cygni’ 這篇文章。




7/28  0:22
SQ 19.34

然後在與巴納德同一尋星鏡視野裡就看到很明顯的一撮,梅西爾的遺珠之憾(這麼大坨為什麼沒看到呢)IC4665
 IC 4665




一隻動作緩慢的盤古蟾蜍爬到我的目鏡盒裡休息片刻。 ><




下弦月升上來了,差不多是要賦歸的時候。

用積木改造(套上去剛好)的加大調焦環。



有減速的功能,也更容易控制扭轉的力道,同時單指也能輕易調焦。

####

7/23 使用iTelescope位在西班牙的遙控望遠鏡拍的




61 Cyg   120sec , iTelescope  Spain T7 (PlaneWave 17" CDK, SBIG STL-11000M, Paramount PME)

Barnard's Star  , T7 120sec





前幾天也使用T24拍了M15, 也是很喜歡的星團。位在飛馬座,是一個年老的球狀星團(查曰120億年)。

L16min bin1/RGB 11min bin2 each , T24 iTelescope C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Welcome, please feel free to leave your messages 歡迎留言與指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