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03

聊聊白靈的《一首詩的誕生》

2006/08/03修,再次瀏覽過去bbs詩版上許多創作者的片段詩句,又別有一番趣味,也算是種另類的記錄。


1.再現(REPRESENTATION)的自我訓練

赫賽說:「寫一首壞詩的樂趣甚於讀一首好詩。」

劉勰《文心雕龍》的〈明詩〉裡提到:「人稟“七情”,應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人們都有將內心的情感或思想向別人傾吐的慾望與需求(或者自言自語),渴望與他人接觸的心態,這接觸包括借由許多媒介,舉凡身體之接觸 、言語、影像、寫作等等,而我們此篇所說的「寫詩」便是抒發自我情緒、思想的一種形式。當然,你寫詩也許有針對特別的讀者,也許對象很廣泛,也或許是自己……

新版封面


閱讀全文(pdf)……

2006-08-02

臺灣文學與臺語現代詩

2006/08/03修
修正了原本少數幾個包括無法顯示造字的地方,也順便測試新手機的照相的解析度,照了幾張相加到裡面。

台灣文學與台語現代詩

◎漢字書寫中的台語、閩南語
[照片]萬曆刊台語戲文《荔枝記》,描寫陳三五娘的故事,全書用漢字寫就。

以漢字書寫台語,嚴格說,並非是臺灣文學這名稱出現之後才有的產物,就陸續被發掘並檢視的現存漢語古籍中,目前可以溯源至明.嘉靖刊的《荔鏡記》南戲戲文(全名為《重刊五色潮泉插科增入詩詞北曲勾欄荔鏡記戲文全集》,搬演陳三五娘的故事),其通篇以漢字書寫當時的潮、泉州之閩語,即使是台語讀者亦可輕易地從其中分辨出各種俗字、表音字、訓讀字,乃至於白字現象;而同樣被保留了下來的早期閩語文學作品還包括萬曆、順治、光緒等刊本的《荔枝記》,萬曆刊《金花女》、萬曆刊《蘇六娘》、乾隆刊《同窗琴書記》等戲文,以及俗稱的「七字仔」、「歌仔冊」各種唱本,雖稱不上多,但可供研究與作為溯源本字的參考材料真不少,這方面的台語、閩南語研究,在前輩吳守禮教授多年的耕耘下已經有了初步豐碩的成果,讀者可逕自參考其發表過的相關論述及旋將出版的一系列校勘記,可以獲得較清晰的輪廓,如果您仍對諸多前輩所研究指出的台語與古漢語之緊密關係抱持著懷疑態度……

閱讀全文(pdf)……

2006-07-31

宇宙

(螺旋前進的光子)




枝梗繁茂的
春天與春天
編織成空間
以外是無人回來過的秘境
命運的測地線
百轉千迴過
你我的相遇
彼此卻信誓旦旦
交錯是最單調
兩條筆直的捷徑

僅從一顰一笑
嘴角的絲毫牽動
時間的暗流正在迸發
銜接島與島
於卸下帆的船隊
我們寄宿在無窮
數列中不停遷徙
不敢熟睡
惶恐海賊盜走
睜眼的想望
沒有煤漬的鍋爐或
航海誌的留白處
比一個乘客的死叫人沮喪

閉上眼時會有嗎
一位盡職的水手
繼續監視這座海市蜃樓?
正因為你的漫不經心嗎
蟲鳥之所以如此活潑?
曇花還會凋謝嗎
假如我一直注視著它?

你我輪流守夜
祈求聖艾爾摩之火
教堂狂暴的黑暗
令大塊拼貼的玫瑰窗顯得卑微
六弦琴的餘音
多維向移植的
隱喻之波瀾
低迴於古老的樑柱間
一只載滿精密治具的方舟
抹去了它最後座標

鱗光閃閃的魚苗
成群自船舷恆速飛跳過
穿越永夜和
愛人眉下的雙狹縫
像一陣流星雨被慾望
簡化了細節
我們任憑縱橫的顛簸
無涉尺度的奇蹟迷惑
在預先被壓縮的旅程中
鐘擺忘記了擺動


會不會函數的唯一解
是如果能
聚精會神於某一處
使焦點以外的癡瞋漸次
消散它們的分子
如果我能如此駛離
滄海的焦躁
讓你成為眼底
最後也是唯一的錨



那個人

以活水
以文火慢熬
讓蟹和魚也相繼
冒出牠們的眼


我們會懷念那
從沸沸聲裡走來的
茶葉品種的人

1947

updated:  english translation by jeats


1947

一隻離足的木屐
深陷茶室外泥濘的夜
漫天肅殺的眼神
早擬好了訃文

一輪太陽轟然
輾過犁頭剛墾出的甬道
如狩獵場
充塞就地棄置
肚破腸流的
廉價靶紙
幼犬分食殘骸

字體渾雄的
一封公文送達之處
河川被填平
陸地被墊高
或許你我曾死過
像被一隻手
撥倒的一盤棋子

猥瑣的杜鵑產卵
在煙幕裊裊的神龕
朝聖的信徒被綑縛
成祭典上的牲禮
九官鳥重覆著
鏗然的禮讚
英雄與祖國的神話
迴廊中淹蓋過一切聲音

唯有在夜裡端詳
掌心與脛骨才驚覺到
穿刺的爆裂
窗外的雨不斷的下著
我們的港像是努力
要沖淡什麼

沒有人再掀動日曆
自那天起
如同遲遲沒有人碰觸
桌上的一尾蒸魚
只怕一剖開就露出
那年沒入夜色
便未再出現的
我們的母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