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6

華盛頓科學院的爭辯

(紀念天文學家Edwin Hubble)




嘿!兄弟
我沒有別的惡意
只是想讓你明白,從這裡
到天堂
不只是幾個拳頭的距離而已

Hide and Seek

 很愛往桌底下鑽噢。 Posted by Picasa

2006-08-20

豹與我

蟄伏莽原的坳處
那頭豹嶙峋的背脊微微起伏
星辰結滿樹藤及草葉
像熟成的葡萄
露水即將滑落
嚮導員隱沒於前
喝令的氣音傳來不耐
鐮刀恍如朔
反射冷冽的光,掃過
小徑幽曲
而深邃
觀光客其中匍匐前進
分不清長草或鬃髦飄揚
斑紋隱現,似窺視的瞳仁
豹,始終背對著
但下一個轉彎
也許蹬腳變成一匹龍馬
飛離
或突然呲牙眼前
而我只是循往者
標繫的絲帶
遊魂般快步地向前行走
像風磨擦著夜,磨擦
這靜謐狀似無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