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2

水瓢蟲之歌(2):《噬夢人》的敘事結構 a

(以下涉及小說內容)




敘事序:時序  (不含註解)
 A-11>B-12>C0>D-12>E0>F-13>G0>H-10>I(-10a)>J0>K-11>L0>M-14>N0>O-9>P0>Q-8>R0>S-7>T-6>U0>V-5>W0>X-4>Y(-10b)>Z-3>Za-2>Zb-1>Zc0>Zd1>Zd-11  詳見文後memo

關於故事時序的確認,大部份的章節皆有表明,這些是沒有困難的。惟獨開始的兩段影片及E的兩份夢境報告、兩封信是沒有日期的。由於第3章<最後的女優>最前面先有段畫面消失的描述,因此第1章應可確認是其片頭(在後來的明月旅社有再提及),所以這兩章的時序可以定在一起,但主要問題在於我們僅能從影片的敘事方式得知至少有一觀看者,但我們無法確認觀看者是敘事者或小說內人物,若是敘事者,那麼影片播放的時間可能在影片製作完成那刻至2297年之間的任何時間,當然隨著觀看影片的日期不同,敘事的指示意義也會不同。如果播放影片的是小說內的人物,無論是否是K,筆者傾向於把它的時序訂在第一次被提及(第11章)的日期之前。這裡我們暫訂為後者,所以這兩章的時序分別是B-12丶D-12。

至於夢境報告,是K在最後一次任務得到之後閱讀的,筆者把它們的時序與最後一次任務歸於一起,即是O-9。

此外,E的兩封信,可以從內容中看出時間是在與K分手後,但確切日期未知,故分別訂為I-10a丶Y-10b。

2219年12月9日凌晨則是我們的時間0,K在高樓旅店裡回想丶倒敘過去至此刻發生的事(倒敘中又夾有少數預述),但大約每兩個主要事件之後會回到時間零,如此交錯至最後的時間1。

錯時的敘事有一個好處,就是即使情節中間跳過了好幾年,只要一點敘事技巧,讀者也不會有故事中斷破碎的感覺(因為讀者早已被敘事者訓練成習慣於敘事的跳舞,倒敘丶預敘與零時的交替)。譬如讀者大概不會問2204至2207年,除了幾封信以外難道沒什麼事發生嗎。



(A)小說的對話性結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