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1

新年快樂,七姊妹與我的自拍^_^

*一個好消息與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好消息是1/16我和傅學海老師等人會在物理年會上口頭發表一篇光害光譜的論文。裡面會介紹到陽明山的光害。
(1/17 updated 見:草山星空-  台灣光害光譜初探 The Spectrum of Light-Pollution at Grater Taipei area,Taiwan.Annual Meeting of the Physical Society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 2017


XXX

不太好的消息是,陽明山冷水坑2號(溫泉浴室)停車場、夢幻湖停車場、小觀音停車場、小油坑橋停車場、鞍部停車場、二子坪1號停車場、二子坪2號停車場、大屯1號停車場與大屯2號停車場共12處停車場將開始設置自動收費停車系統並且於農曆年後開始實施24小時計時收費費率見此 。(深夜山上的大眾運輸工具是?幽靈馬車?貓公車?)。
但願他們不會在上面蓋豎LED電子看板與電燈。收費高,但並不是不願意繳費,只是感嘆天文教育資源如此豐富的台北市,國家公園竟然沒有考慮保留一處如台南的南瀛觀星平台(就算是光害嚴重的香港更有體貼觀星族設施的天文公園)。

    我可能會開始培養早睡早起的習慣(然後到雞南山捻花惹草 ><)。



01/04-05  昴宿星團七姊妹與我



2016-11-16

最大滿月(11/15) / 冬夜 - 七姊妹與獵戶座(11/5)

11/15 SuperMoon - Eyepiece Projection



〈最大滿月投影〉(神遊大澤池


綠波浮名月    只碗納大澤 (2016,11,15 初)



〈茶月〉

坪庭陰翳棲      青苔月影停 (2016,11,17 初)




今晚逢最大滿月(下一次要等2034年),說到欣賞名月,有比烤肉更浪漫的方式,譬如我前陣子看到日本京都的嵐山的嵐響夜舟的,乘著屋形船聽著古琴的旅遊行程,或者,常聽到的,似乎很有名的大覺寺大澤池,乘「龍頭鷁首舟」的月見活動,感覺更有些生活情調。


心雖嚮往之,但無法前往,只好心血來潮,點(刷)碗抹茶,把月亮投影在抹茶上,效果竟意外的好呢。(目鏡投影法,將抹茶置於望遠鏡的目鏡後方)

2016-10-03

金風微寒 /Star Landscape mode (1/2 sidereal speed tracking)

(updated 10/4  : ITelescope:M33LRGB L60minbin1,RGB30minbin2, M31的L增加至70min )


9/30
今晚上來拍攝北方的光害光譜。也順便玩玩/實現很久以前就想好的點子,讓Astrotracer能夠以1/2恆星時的速度來追蹤。

剛上山的時候還有些雲,不過沒多久就漸漸散開了,倒是整晚風都蠻大的。Star Lascape mode   ,  Astrotracer 40sec


2016-09-10

CCD 影像處理的一些備忘,some notes on using iTelescope


M31 仙女座大星系(暖色版本




使用 iTelescope T20 拍攝。使用RAW檔與重拍的暗電流校正了artifacts的線條。



這陣子處理CCD影像的備忘:

一、column defects or read-out artifacts 的影像校正 (removing read-out artifacts:re-calibrate with new darks):

2016-08-26

烏克麗麗練習〈頑固〉、〈後來的我們〉、〈你說那C和弦就是...〉、〈如果我們不曾相遇〉(譜)// 〈頑固〉MV的欣賞

(updated 09/12〈如果我們不曾相遇〉by Eric & Alan // 09/13〈頑固〉MV的欣賞 :就算是野比大雄也有夢想的權利)


在荒謬地存在的人生中,年少時的甜美夢想,縱使早已沈入記憶深處,只要不會遺忘,倘若有那麼一天能突然浮現腦海,即使僅僅是那麼一刻,想起也會微笑吧。



最近買了兩張CD。


兩張我心目中的夢幻大碟,兩張CD中的每首歌都很好聽。

一張是五月天的《自傳》專輯(我覺得裡面每一首都可以當主打)。小朋友因此也迷上了五月天,特別是看了最近話題性很足的感人的MV〈頑固〉。

小朋友們也因喜歡五月天的歌而更喜歡音樂與彈烏克麗麗了(又喜歡上《第二人生》專輯)。

然後,另一張,我念專科時已經買了錄音帶,但最近某天突然看見書店裡擺了日本復刻的鄧麗君《淡淡幽情》的黑膠唱片,這張專輯我也很喜歡,雖然很想收藏,但因為自己沒有唱盤,於是我改上網買了CD。(弟弟很喜歡<但願人長久>)




2016-08-11

我要夾娃娃



「為何有世界存在,而不是什麼東西都沒有」是人生最有趣的問題之一。

今天早上悠閒地在Cafe裡吃早餐、閱讀這本書,對哲學認識尚淺的我在這本書中讀到,原來諾齊克等人早就有「豐富原則」的這種主張(我之前對諾齊克的認識只有《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也就是所有可能即你想的到的世界都存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