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9

【人物誌】城市寓言

ㄅ、陋室




我的同事,已經是汗流夾背了。
我們正在這城市裡某客戶的某地下室、昏暗狹小的機房裡工作著,有一座機械因為電力公司的停電又復電後就停擺了。我檢查著控制器的程式,而同事正試著從如同三千絲煩惱的糾葛的電線中找出失落的環結,一條火線,沒有電整座機械都動不了,再好看也跟破銅爛鐵沒兩樣。

我想此時此刻這城市裡應該也有許多類似的場景,許多埋頭工作的人,在許多不起眼的小角落,連電風扇也沒得吹更別說是冷氣了,而有些人可能在更險峻的環境,譬如頭頂不時在漏水,偶爾會有老鼠等小動物大搖大擺逛過之類的……,更危險的例如隨時會有東西砸下來,或者工作像在走鋼索的。但如此日以繼夜地冒險的目的,卻都恰好僅僅只是為了活著。

有工作夥伴一起行動的還好,有些獨自一人的,老實說,即使哪一天突然消失,這城市也不會察覺又少了一個人吧。

XXXXX



ㄆ、純真的信仰


有點討人厭的陰雨的天氣,本來想去孔廟逛一逛,沒料到正在整修,連馬路也都整片被翻了起來,車子根本就過不去。然則我看到許多人騎上了紅磚道,似乎這是唯一到達眼前不遠、在巷子深處的保安宮的最快途逕,於是我也跟著後面走,眼角閃過的是一座石頭裝飾,非禮勿視的猴子、非禮勿聽猴子以及非禮勿言猴子,然後,竟然還有一隻兩手成稍息姿態的猴子。

進了保安宮後便悠閒地散著步,欣賞美麗的建築及彩繪,有許多虔誠的信徒,拜醫術高超的保生大帝的,也有來拜神農的考生(桌上擺著幾張準考證),以及註生娘娘。不久,聽聞誦經聲,走近了才知是從角落解祭的地方傳來,小小一室裡面擠滿了人。

近傍晚時我走出保安宮,過了馬路到對面門柱墩上坐下來觀看著進出與路過的人。路過的,如推著娃娃車但裡面不是載小娃娃的步履蹣跚的老婦人,也有司機開著自家用、載著專門來拍照的觀光客(十足快閃),然後,就是這一位玩著搖滾車呼嚕地從我面前來回滑過的,天真的少女。

XXXXX



ㄇ、不要叫醒我(貓、流浪漢、廢墟)


夜市的巷子口,冷冷清清,也許是天色尚未暗的緣故吧,然而眼前卻有一名流浪漢大剌剌地躺於正在營業的某家店門口,挨著落地窗熟睡,偶爾才翻一下身。我很訝異竟然商家沒有把他趕走,或許老闆也很無奈也說不定。在流浪漢的前面,也就是比較靠近我的地方還有一隻貓在店門外徘徊,如果我的鏡頭更廣的話,那麼我或許可以把貓也一併照進來。

我所靠著的(其實我大部份時間是蹲著)地方,左側似牆又似門,巧合的是,上面貼滿了請求協尋寵物的海報,我稍微瞄了一下,有看起來頗高貴的貓亦有相貌很惹人疼愛的小狗,但應該沒有正在我腳邊磨蹭的這隻花貓。

車道的對面是閒置的建成圓環,與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形成一種寓言似的強烈對比。

2008-07-27

遠離的女孩

誰從身後快步追上
俏皮地拍我肩膀
卻又立即別過頭去
背向著我?

當我自摩肩接踵的
人海中掙扎
伸長了手
誰的手竟又似
一枚花瓣飄落
被浪潮一波波推遠?

那踏著輕盈步伐
雀躍地迎向
霞光裡的,是一位
可愛的女孩吧?

那正逐漸淡逝
於風景中的
迤邐的背影,那位
可愛的女孩
是上輩子的情人嗎?

我們是相約在這騎樓下
小巷口長滿青苔的
此顆路緣石旁?抑或
僅僅是
於各自赴約的途中
偶然比肩而行?

我想問那女孩
她正要前往的地方
我想大聲喚住她
卻來不及想起她的名字。

(再見了,再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