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2

星夜、幽玄,消逝中的


(浪費電的)俗艷的光束,不如內斂沉靜地安坐在幽暗一角來得莊嚴。


這是在下對於近幾個月大屯山西方,淡水千手觀音徹夜照向夜空的光束有感。也許別人有不同的價值觀與審美觀,但我仍是想紀錄下來,讓未來的人們知道他們曾經可能擁有什麼又可能已失去了什麼,又是如何的造成了這一切,自行判斷得失。


高功率投射燈

瑞氣萬丈高
緣道廟千手觀音
令星光黯淡


***

在閱讀TASCHEN 那本梵谷時,有一章節提到了梵谷夜間的創作,也就是使他創造了外光派Plein-air繪畫的楔子,夜間咖啡館(露天咖啡館)- The Café Terrace on the Place du Forum ,在視野的近處,門外牆上一盞非常亮的煤氣燈照亮了整個廣場,人工光源破壞了氣氛,缺乏浪漫,將整個遮陽蓬與坐在咖啡座的客人都照得成一片橘黃色,在如此強光照耀中你無從辨識出任何細節。而比咖啡館稍遠的地方,廣場延伸向陰翳,那裡的建築卻停留在幽暗的靜謐中,其上有深藍色的夜空,星星於其中朦朧閃耀彷彿伸手即可觸及。梵谷曾於信中談及這幅沒有黑色的星夜。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