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4-28

玫瑰與槍



陌生的過客們開始拔營
蜷縮在街角,吉普賽人
以塔羅牌指點我迷津
一頂帽子盛著他的命運

在他的籠子裡教些猴子
站立與鞠躬之類的事
馴獸師揮舞鞭繩
把牠們打扮成和自己一樣閃爍

戴著萬聖節面具
炙熱螫人的星芒高懸、照亮著
那些自許而
受人尊敬的反戰份子
他們背著槍

從滿溢歡娛聲音的帳篷裡
帶著幾分醉意地晃過路口
他們背著槍
將玫瑰插在我的鋤頭上
幾根刺剝落
於我愛人的胸口
孤寂



全然無瑕的孤寂時分
蒼穹如釋重擔
靈魂不存在大地的礦脈上逆旅
我,僅僅作為
一只沒有蛞蝓了的殼

2006-04-26

康乃馨


小女孩臉頰沾著泥漬
伸手向我要了束康乃馨

「我去告訴我媽媽,說今年要到康乃馨了!」

她興高采烈地,轉身
朝山上墓園跑去



2006'04'26修
我愛妳



場上踉蹌的跨欄選手
屢次脫口而出的三字經
都令自己也羞紅了臉


Dec 6 2000





愛塗鴉的小女孩搶走了
手心的蠟筆
沿著公路中央開始
劃起雙黃線

從此我一直追逐
兩條俏皮的麻花辮子



躺在深林的大石頭上
望著
始終以日曆背面做算術的男孩

「唰!」
又撕了一葉



是了嗎
一封封信被夕陽燒得焦灰了

我們並肩坐於長堤
凝望
那個名叫海的學說話的小孩
不停地練習捲舌



每個夜晚我們都爬上屋頂
細數正被彈落的煙頭
一顆、兩顆、三顆、四顆……
上帝必定很憂鬱


2006'04'26修
漩渦


關於我遺失船了的舵手
怎樣就堅持
妳髮裡有個好深的漩渦



Dec 24 2000
太極





我、夜遊者窺天
以管。熾烈中有鳳凰復生
雲煙的光譜皆移向
憂戚的另一端,但
或許歲歲年年
是不堪的慘美
與錯覺

海的無時無處,我是如影
互根的鏡中人
成熟的,靈,無形涅槃
攬鏡人漸蒼老,我卻越年少
至負數耗散成
無量數
肉身達到了熱寂死亡

充塞正物質之海
短暫孛離介平衡
漣漪正鼓譟
誰,使芸芸眾器聚精
模倣宿主
最簡單之複雜砌成的
精緻迷宮中
誰縱他試誤
誰使他忘記
委任他記憶

消逝僅是濫觴,潛意識的
罌粟。易,形而下抑或形而上
世界的每件事,都至少
有一個人或物記得並收容
撬開時間枷鎖,以仰信、直覺
轉眼是隔世

底定如此,我的夢。乃守恆的
夜裡探出觸鬚
與我命運的細索纏繞
陽順陰逆,碎形
或許若太極
仰望繁星,皆是所有的我
所有女人皆是
最美的螺旋

然而我也是蜉蝣或者螻蟻
卜問混沌、盈滿和無
...........



Oct 25 2001
宇宙少年
(少年宇宙地存在)


我孤獨地趴在欄杆上
眼巴巴盯著那些舞者
曼妙地迴旋過池子,在玻璃上
滑出簌簌地聲響
炫目、俐落,無限小的
小碎步,優雅而簡單
卻無法窮其盡的舞姿
是怎樣一個
無限大的世界吶。腦海隨之
翩然旋繞,反覆思索
她們心中默想的,音樂
該是怎樣的一首華爾滋?

是哪戶人家的女孩?
嬌容皆如此熟悉、可人
總在飄著梔子花香的
夜的璇宮裡出現
可能,於異鄉某處
我們曾擦身過
但正各自前往一個
不確定存在的目的地。離得
很遠嗎,她們來的地方?
那兒必有位超群的導師
仍深藏著無法言喻的
玄奧舞技

每當帷幔低垂
我便孤獨地來到池畔
撐著下巴,出神凝望
華麗的衣飾不斷閃耀著
那位穿蓬蓬裙的
不知名的女孩啊,何時才能
輪到我邀她跳一支舞呢



Oct 26 2001


歡迎光臨,您可以在此留言。
請按下方[張貼意見]。

夢想與思

──閱讀加斯東.巴舍拉
本文的pdf









開始整理過去的文章

相關文章